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方

........

 
 
 

日志

 
 

养老金..  

2015-01-13 12:11:55|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1月10日 06:54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梁发芾     

养老金.. - 北方 - 北方

 
      
从目前来讲,一些被认为可能化解养老金风险的建议和打算,都不是负责任的态度,比如延长退休年龄和降低替代率。在诸多化解养老金危局的建议中,已经形成一种共识,就是从国企红利中拿出更多的钱用于补充养老金账户。

近日来,有关养老金的话题成为极为热门的话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表示,现在的“五险一金”已占工资总额的40%至50%,多地2015年社保缴费标准继续上涨,加重企业和个人负担,但专家们则认为因为存在巨额转型成本,缴费率无法下降;即使有如此高的缴费率,有关报告也显示,2023年城镇企业职工含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将出现收不抵支情况,2029年累计结余将耗尽,2050年累计缺口将达到802万亿元,占当年GDP的91%。

中国企业和个人承担着高昂的社保费率,但结果却仍然这么悲摧:不但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很低,替代率仅40%多一点,低于国际警戒线,而且还有领不到养老金的风险。这是怎么回事?问题出在哪里?解决的出路又在哪里?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除了社保基金管理成本较高等因素外,其根本原因,是社保基金目前背负着不断积累的难以靠自身消化的巨额转型成本。从20世纪中期新政权建立时从苏联引进有关养老制度的60多年的时间内,养老制度多次变革,每一次的变革都产生了巨大的转型成本,而每一次变革时都把转型成本推给未来,这使得养老金的未来不堪重负。
1951年,《劳动保险条例》颁布实施,其要义是企业根据工资总额提取劳动保险基金,退休职工则是根据工龄,从劳动保险基金中获得养老金。此制度实行不到20年,为了集中更多的资金用于经济建设,1969年2月便停止了国营企业劳动保险金,还将当时全国总工会积存的近4亿元社会保险总基金缴解国库,转为财政资金。此后,职工退休金完全成为企业自身的责任。这是新政权职工养老政策的一次变革,此次变革使得后来在市场竞争中失利的企业,根本无力支付单位职工的退休金。

于是就有第二次变革。20世纪末,我国进行职工养老保险改革。这次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快筹集资金,给那些无法依靠企业的已经退休或正要退休的职工发放退休金。养老保险制度将职工分为“老人”“中人”和“新人”,三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养老金政策;养老金账户实行统账结合,即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统筹账户实行现收现付,将“新人”缴纳的钱立即支付给已经退休的“老人”,通过这种办法解决众多嗷嗷待哺的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的职工退休金;而个人账户则实行积累制,退休时由权利人分期领取。制度设计看起来没有问题。
但这次改革并没有彻底解决职工养老金问题,不过是把当时的问题推给未来而已。制度实行的时候,已经退休或马上退休的“老人”从未缴纳养老保险金;那些工作一定时间的所谓“中人”,在参保前也没有缴纳养老保险金。他们未缴纳的部分,被制度设计为“视同缴纳”。在改革中,不断有企事业职工,按照“视同缴纳”的政策参加社保。这种“视同缴纳”的部分,数额极其巨大却并不真实存在,是国家的欠账,应该由国家予以补充,充实。但是,国家不但未进行补充,反而将补充的负担强加给参加社保正在缴费的“新人”。一方面实行世界高昂的社保费率,积累资金,另一方面又实行过低的替代率,节省支付。但高缴费率和低替代率仍然不能化解转型成本的巨额欠账,统筹账户的资金不够支付,于是,又将个人账户中的资金挪用,用于当前的支付。这样就形成个人账户的巨额空账,现在已经累积的大概就有近3万亿元。

 高缴费率、低替代率和挪用个人账户资金尚不足以弥补转型成本,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严酷的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提前到来的老年化社会,使未来的赡养率大为提高,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在增加,而缴纳养老金的在职职工人数却下降,这必然使得养老金账户出现亏空或寅吃卯粮的事情。这个问题与转型成本的欠账叠加起来,有可能造成将来数十万亿元的支付缺口。
对于养老金未来的支付缺口,应该怎么办?
养老金问题的核心,是政府没有偿还历史欠账,而是将此责任转嫁给参保缴费者,转嫁给未来。所以,真正要为未来着想,为子孙后代着想,就不能如法王路易十五那样抱着“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态度将一切推给未来,必须立即正视问题,负责任地解决问题。

从目前来讲,一些被认为可能化解养老金风险的建议和打算,都不是负责任的态度,比如延长退休年龄和降低替代率。延长退休年龄既可以延长缴费年限,还可以缩短领取养老金年限。一根萝卜两头削,可以减少支付。但这是一种国家违约行为,并无正义可言。降低替代率更无可取之处。目前养老金替代率已经低于国际警戒线,继续降低替代率将无疑是对缴费者的剥夺,与当初国家的承诺和人们的预期相差很远。一些专家所建议让养老基金进入股市,使养老金保值增值,但股市是风险投资,将养老金这样的救命钱进行风险投资,赔了怎么办?所以,这也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诸多化解养老金危局的建议中,已经形成一种共识,就是从国企红利中拿出更多的钱用于补充养老账户。窃以为这才是真正负责任解决问题的关键。国企属于全体人民所有,全国人民节衣缩食省吃俭用低工资高积累形成的国有企业,其创造的利润当然应该为全国人民的养老有所贡献。目前国企上交红利不多,而且大多仍然是返还企业。国有企业成为管理者的禁脔,为全国人民的社会保障事业出力不多。所以,应该继续提高国有企业的上交红利比例,将其用于充实社保。由于国有企业已经成为利益集团的禁脔,采取这种办法必然要动利益集团的奶酪,引起强烈的反对,但是,为了而今缴费的人老有所养,为了子孙后代不致被养老压垮,改革国企,充实社保,是必然的选择,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