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方

........

 
 
 

日志

 
 

《长河湾》第30回:人生何处不相逢  

2017-06-06 15:5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河湾》第30回:人生何处不相逢 - 北方 - 北方

 

  韩德明付菊花夫妻二人回到山西,屋子也给兰姑娘准备出来,请来几个手艺好的细木匠,置办好家具。一晃二十几天过去了,菊花怕兰儿在保定那边等急了,就催丈夫赶紧上路。韩德明套车入保定,他哪里知道赵秉钧早早就在北平买了一个小四合院,先他一步,把兰姑娘带到北平去了。

韩德明万分沮丧。

这兰儿的好朋友英子瞧见有人来找,观察了韩德明半天,才敢上前叫住。问清缘由,告诉了他兰儿如今的下落。得到兰姑娘被赵秉钧领到北平的消息,韩德明大喜,没敢多耽搁,雇了辆拉脚的马车出了保定府。到了北平,寻着那东大街五路口地面,就开始打听这里是否有新搬来一个住户。

刘金兰自己居住的小四合院,收拾的刚刚妥当赵大人这些日子不在北京,兰儿无聊,街面上闲逛打发着时间,没成想就被韩德明碰上了。

见着了,二人又惊又喜:“兰子,不说别的了,你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赶紧收拾收拾东西!”

刘金兰说:“我早就知道,你保定找我不到,一定会来这里,韩大哥,我真没有用,亏你真惦记我。”说着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别哭了,这不见着了,我就怕这辈子又把你弄丢了,快别哭了。”兰儿抱住韩德明,越发哭的厉害了。

......

这兰儿那里知道,赵秉钧不是吃素的,人虽然不在北平,可眼线早早给备下了。赵秉钧自打兰儿被土匪抓去,心里发虚,早就防着一手,这个叫三子的东西就住在兰姑娘家不远,见兰儿家去了生人,半天不见人出来,知道自己有钱可挣了,早早给赵大人打了电话。

天津离北京不远,赵秉钧让这东西把人先盯紧了,说自己天一亮就赶过来。

......

赵大人带著保镖和手里的家伙进了院子,正碰上韩德明和兰姑娘正收拾东西。

撞上了。

看着满地的箱子,包袱,赵秉钧这个江湖老师,再笨也算是有些明白了。

没客气,手枪顶住韩德明脑门子:“你是谁?”

韩德明心一紧,早就想好了,照直说:“我是他一个远房哥哥,没想到在这里找到她。”

赵秉钧的枪打得韩德明脑袋砰砰响:“哥你个屁!看来我不崩了你你是不说实话了!”

兰儿急忙拉住赵秉钧的手:“老赵,你这干什么,我就你能有个把亲戚还是怎地!你放手!!!”说着话一把夺过赵秉钧手里的家伙。
赵秉钧见枪被兰儿下了,嘴里不含糊:“奶奶的,你哥,什么哥?你给我说明白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老赵,你放开我哥!你要听,那好,叫你的人都出去!!!”兰儿急眼了。 

"别介,我看你怎么说!这是个什么东西,咋摸到我这里来了?"

韩德明一看,不出手一时半会走不了了,就上前一把抓住赵秉钧的脖子,一个搭背扭胯,赵秉钧“哎呀”一声就爬下了。屋子里还有赵秉钧带了的一个司机兼保镖,见事情不好,麻溜的掏出家伙,还没打开保险,韩德明卯足了劲顺着飞起一脚,正好把手里的家伙给踢飞了,这人还没明白过来,韩德明早上前用肘子朝肚子一怼,这家伙吽地一声就躺在了地上抽搐起来。韩德明又踹了几脚,这家伙口吐白沫不一会就不动了。

赵秉钧此时见状,也不言语了,刚来时候那股横劲全都没有了。

“兄弟,这位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韩德明此时眼睛都红了,他喘口气,拉过赵秉钧说:“赵大人,我真是刘金兰的大哥,我到保定府找她多日没找到,大人,您这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用枪指着我,我吗,没办法了,只好得罪大人你了,大人,我知道我这妹子跟了你,可你也欺负人太那个了,都不让人说话,这怎能行,你说,大人,我要不下死手,你能饶了我么?”

赵秉钧被当屋这位汉子一番话,倒给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见来人没要他命的意思,人也借坡下驴,连忙说:大兄弟,误会,全是误会。”

兰儿说:“你这人咋回事,进屋不分青红皂白的,你不是刚回天津么,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赵秉钧一头汗,不清不楚地支吾说:“我不是听说你屋子里来个小白脸么,着急,就赶过来了,都是那个三小子闹得!!”

兰姑娘说:“好哇!你个赵大人,你还派人监视我,对我不放心是不是???”

赵大人心里想:“得啦,全露馅了!!!”就什么也不说了。

韩德明对兰儿说:“你到屋子外面瞧瞧,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人?”

兰儿明白,蹑手蹑脚来到院子,把门打开一条缝,往外观瞧,这外面三小子正望风呢,他也不知道屋子里的情况,见这人正蹲在巷子里东张西望,兰儿回来说:“是有个人在外面。咋办?”韩德明说:“先等会。”说着话,把赵秉钧的嘴巴里塞了一条湿毛巾,捆绑住了,这下才对兰儿说:“你去喊他进来!声音好听点,嗯?”

兰儿心领神会,就嗑着瓜子来到院子,打开院门,见这家伙刚想溜号,就说:“喂!这不是三子兄弟么?”

“奥,是我,姐姐有事情么?”

“我找你能有什么事,是我家赵大人请你到屋子里去!还不进屋!”

三子一听,见兰姑娘今儿像没事人似的,就知道自己这事办的出了茬子,他想不进屋,进去一准没好果子吃,想走。

“我还有点事,改日再拜访你家赵大人吧!”

兰儿岂能让他溜了,连忙说:“三兄弟,别急,赵大人说你要是不进了,小心你的狗腿,还不麻溜的!快!”

三子知道自己这顿打是躲不掉了,低着头进了院子。

韩德明早就在门后面等着,一把抓住,像提一只小鸡般扯进了屋子。关上门,也用不着再问了,狠狠两拳就打在肚子上,三小子翻白眼吐白沫,也和那司机一样一动不动了。

韩德明见地上两个都没了言语,一把捞住赵秉钧扯下嘴里的毛巾说:“姓赵的,你也条汉子,怎么办,你说?”

“这我还说什么,你想怎样,你看着办吧!”

韩德明说:“我本来也就是看看我妹妹,没别的意思,你这一闹,我不带我妹子走还真不成了,我念你过去对我妹子还算有良心,我且留你一条狗命,你要是算条好汉,今后就别再纠缠我妹妹,过你的富贵日子去,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为这事还纠缠不休,我早早晚晚要了你的狗命!这话,你可听清楚了?”

赵秉钧点点头,算是听清楚了。韩德明把他捆结实了,腿脚都绑在床头上,然后说:“你好自为之吧,我们走了。”

兰儿收拾妥当,见赵秉钧四肢捆得和死猪差不多,脖子上一道绳子勒出血印子,似乎有些不忍,就说:“哥,这....这他也太难受了。你看能不能给他松一点。”韩德明说:“别管他了,这人死了死不了看他造化了。咱走!!!”

......大车出了北京,一溜烟向东去了。

不日,韩德明和兰儿先来到玉田,他心里琢磨着要看看婶子这一年过得如何。

来到玉田,婶子早就没了,老金一家给韩德明说了韩景春来到这里的情况,韩德明到婶子坟上哭了一场,也就不做停留,赶车回山西不提。

说这赵秉钧没逮住韩德明,却被韩德明捆了个半死。办公场所没见到上司,家里也没见人影,连忙派人八方打探,终于有人知道赵大人落脚的地方。

这几天下来,老赵滴水未进,人也只剩一口气了,连忙抬回家中,喊来大夫,一瞧,看来是救不活了,强心针、营养液输了不少,也没见效,又找来一波大夫,看了半天,心跳越来越弱,到了半夜,赵秉钧咽下最后一口气,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