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方

.......

 
 
 

日志

 
 

《长河湾》长篇原创(25回)  

2018-03-29 09:4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河湾》长篇原创(25——27回) - 北方 - 北方
 

 

25回:浓雾

韩德明到山西阳泉,一晃一年。

伏菊花不知不觉肚子一天天大了。菊花就和韩德明商量,让他找了个接生婆子给看看。婆子一看,悄悄对韩德明说:你婆姨岁数大,又是头胎,胎位还不正,可是不好生嘞!你可赶紧想办法,这个我 孩子我不敢给你接生。韩德明听了,开始不以为然,又从城里请来一位大夫,说法还是和接生婆一样。一听这事,人都有些紧张、担心、不知咋办好了。

看来要难产,阳泉找了好几家,都说没太好办法,既然放心不下,那就套车,还是上北京大医院看看吧。

女儿碧莲大了,正在上学,她倒是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韩德明不放心,好说歹说劝她到索叔叔家住了,给孩子留些花销,把她交代给索春一家照料。

这日,看着天气尚好,韩德明套上大车出门出门子,一路颠簸,万般辛苦不说了,总算进了这北京城。

急忙找店住下,吃口饭,韩德明觉得自己这晚上睡觉都没了时间,好不容易迷糊一回,趁天刚刚放亮,就去寻医生。找了一个晌午,总算打问到了,城北有家海默教会医院,德国人说可以接收伏菊花到这里生孩子。

那就弄过去吧。人到了,一番检查,人家笑了,说:没什么事,孩子大人都好好的,胎位也正,都好好的。

那你看什么时候能生?

还早呢,起码需要一个月,没足月呢,你们太着急了,回去等着吧。

七手八脚又把伏菊花弄到店里,这一阵折腾,韩德明也乏了,睡了两天,才缓过神来。

这叫什么事儿?伏菊花有些懊悔,想回去。

韩德明倒乐了:呵呵呵,我说,既然来了就在北京生吧,你个老娘们就是有福气,这路上一颠簸,倒把胎位给正过来了,没事,你好好的等吧,咱就把孩子生完了,再回去!

你说的好听,那大人孩子住这,需要多少钱呢?我的个老天,还要一个多月,愁死我了,这咋办呢......?”

该咋办咱就咋办,你该吃该喝的就吃就喝......啥事有我呢,你着急干什么?

韩德明,那咱找个小院子如何?这店里我不习惯,还要花钱.....再说,出院还要坐月子,住在店里不是个事,你说呢?

你说的对!那我试试看。其实韩德明也有这个打算。

不几天,真找到一家,离这家医院挺近,可以把厢房腾出一间来,搬过去,菊花一看,挺满意。

买来财迷油盐,像过日子一般,菊花整天忙这个弄那个,个把月临产期到了,菊花好像是把自己是来北京生孩子的事给忘了。

韩德明这天出门办些无关紧要的事,菊花一个人在屋子里忙活,肚子不知咋地就开始疼起来,她硬挺着,想等韩德明回来,可这越等,肚子越发疼起来,好不容易挪到院子里,用手招呼邻居李婶,李婶见状,跑过来说:这是咋说的,赶紧挪到屋子里,我给你看看?

一看,不好,孩子都快露头了,急忙跑出去喊院子里西厢房的巧巧她娘来:呆会,你给我搭把手,我来接生,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就给我抱住她的腰。

......我也........没弄过?巧巧娘自己还是个半大人儿,有些害怕。

你别怕,先给烧些水来!

菊花不一会又开始喊叫:韩德明,你个混蛋,跑那去了你............这是生金子.......还是生银子,哎呀,可要了我的..........命了,疼死我了......

别喊呐......你,呆会我让你喊的时候,你再给我大声喊,现在还不能喊,憋气,你给我憋住!李婶到底是明白人,手底下也利索,三下两下又搂头抱腰把伏菊花弄到炕沿边上,嘴里还嘱咐这巧巧娘:巧巧娘,你别看,都露红了,快拿两块棉花去!我老头子知道在哪里?快点的......

伏菊花满脸是汗,气喘吁吁说:李婶,棉花能行么?我看,我还行,赶紧的,找韩德明把我送医院......

送什么医院,那些个西洋医院,听说接生的都是些大老爷们,咱娘们,还不臊死了,这不,都开了宫口了,你要是相信李婶我,我就给你接生得了!

菊花又开始了........菊花开始阵痛,一下紧似一下,伏菊花这阵子连喊叫的力气说没就没了。

只见她头往后一仰,大叫到:得,李婶,死活就相信你了,你来吧!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菊花也折腾的够了,那孩子就被李婶给顺当当的抱了出来:我的个妈呀,是个大胖小子呢!

李婶子见巧巧娘半天也不进来,也有些急了慌了,大喊起来:巧巧,巧巧,赶快的,生了!棉花,我的棉花!!!”

巧巧她娘见生了,一阵忙乱,被支应的脚不沾地,到了傍黑了,大人孩子总算安顿下来了。

伏菊花靠床边被子盖好了,李婶也缓过神来,她不知从哪里抽出烟袋杆子,叭嗒着烟袋笑了起来:菊花大妹子,你可真吓死我了,差一点这孩子我就没接住,让你直接给生地上去了,我的个娘亲不是,吓死我了!

菊花哪顾上和她说话,满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韩德明他死哪儿去了,还不赶紧的送我......医院......送我.......

李婶也不搭理她,见孩子也洗干净了,这才亲亲孩子屁股:七八斤重呢,菊花,你看清楚了,是个大胖小子。

到了天黑,韩德明这才回到屋子。

孩儿他爹,你得了个大胖儿子。李婶子就上前告诉他

韩德明见菊花昏睡,大人孩子都平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傻小子,当爹了,你还哭什么来?李婶子被哭楞了。

没啥,就是高兴的!韩德明不住的抹着眼泪,好在把这一路的担心都释放出来了。

快别哭了,进里屋看看你媳妇去!呆会赶紧给她弄些红糖水喝!韩德明这才一骨碌爬起来。

对不住啊,菊花,我出去溜达了一趟,没想到你就......嗨!遭罪了

菊花缓了过来,小声说:没事,快给李婶道谢,看把人家给忙乎的。

 李婶说你别管这些了了,我这会儿也干不了些什么,我就回去了,有事你再喊我?见李婶巧巧娘都走了,菊花说:

你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

小家伙不哭不闹,眼睛眯缝着,菊花看着孩子,两手也有了力气,孩子到了怀里,菊花想给孩子喂奶,可一点奶也没有,孩子嘴巴有劲,咂的菊花想哭:这孩子我没有奶,可咋喂也?

过一阵就好了。你把他放下,多休息睡一会吧.

 闲话少续,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小家伙越发惹人喜爱,菊花的奶水充足,脸色越发红润光亮起来。

出了月子,菊花里里外外的能够走动,洗洗涮涮的也能够打理,韩德明顿时感到自己身心轻松了不少。他顺便带着菊花把北京城好玩的去处看了几处,终究还是要回山西去,二人都说好了,孩子满月了就要走,菊花看看新布置的家,竟有些舍不得,韩德明早去见过了李婶,房东两口子人实诚,又有些迷信,见租户挺有钱,心里早就盘算过,其实是想卖这房子,就唸殃子,对付菊花说这位大姐,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说吧,心里又不是滋味?

菊花说:咱都处了这么些日子了,有话你就尽管说么。

她说:如今这房子又生孩子见了血红,怕往后自己住着也不安生,就想把房子可以卖给他们两间。

菊花说: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等我和韩德明商量一下。

韩德明说:看来你生孩子在人家,是欠人家一个大大人情,这事没办法,要是价钱可以商量,那就买下来吧,说不定咱今后不知什么时候还可以回到这里落落脚

一说价钱,七十个大洋,菊花回屋里拿了银票,爽快的付了。

李婶一见银票,高兴的不知说什么了。

韩德明说:我们今后就是邻居了,但我今后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过来住,房子空着也不是办法,我们不在的时候麻烦你们给照看照看。

晚上两口子过来,李婶的丈夫姓郝,,是个小职员,他人也爽快,韩德明说那他给照看一下房子,郝先生说:“这个没问题,我经常过来给你打扫打扫。

菊花还给李婶和巧巧还有巧巧娘各买了两块细花布,拉了条猪肉,感谢这些日子院子里李婶和巧巧娘他们两家的照顾。

这一早,李婶见菊花两口子就要走了,有些不舍:嗨!真还别说,咱两人投脾气,你这就要走了,今后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上,真还挺那个的。

菊花抱住李婶,嘤嘤的又哭了一把。

李婶说:我也没什么送你,天有些凉了,我给孩子缝了件小袄,家里还有几十个鸡蛋,我都煮好了,你捎上路上吃。

韩德明套好了大车,见状说:李婶,路上我都准备了,李婶,鸡蛋你还是自个儿吃。拉拉扯扯的半天,还是带上了。

    带暖棚的大车出了城,一路向西,骡马跑的撒欢,早早打尖徐水县城,第二日就来到了保定。

进来城,安顿一家老小店里住下,韩德明就对菊花说:到保定了,这里我有几个熟人,我要和他们见见面,前些年我叔叔韩景春的事情,要不是人家帮忙,我叔叔也不会被放出去,既然路过,又赶上快春节了,我应该感谢人家一下才对。

菊花说:那就忙你的,我这几日走动的也有些乏了,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抱起孩子,二人街面上走了走,看看热闹,要吃过午饭,见菊花和孩子休息了,韩德明就出了旅馆。

保定府这么些年过去,变化不算大,老库房街面还是熙熙攘攘,韩德明手里不知不觉就添了东西,南方火腿,内蒙羊把子,拐过府河,敲门走进典狱长的院子,李连福刚好在家,他迎上前:哎呦!没想到会是你呀,稀客!稀客!快请......

韩德明顺手把带来的东西放到一边,打拱道:不好意思,正好路过,又来打搅仁兄您了!

李连福问道:客气客气,又让你破费了,这次来寒舍是怎么个意思?

没事,我还不能讨杯水喝!

说笑呢,来保定到我这里,不多住几天我还不答应呢!李连福忙招呼老婆和韩德明见过,这小脚妇人款款道了万福,安排她去买些吃喝,见家里人忙去了,二人说院子里凉爽,就在院子里落座,喝起茶来。

李连福问叨韩德明这些年都忙些什么,韩德明说:自己这些年东跑西颠的也没个消停,做买卖的,没个具体的时间地点,他没敢说实话。又问他住什么地方?韩德明哪敢说实话,北京天津的说了一齐。

李连福见这么客套也不是来由,就说:韩掌柜这次来保定,我还有些不解的事,我又不知当不当问?

有事你尽管说,咱们还有什么说道的?

李连福说:那好,我说了,你可别埋怨我絮叨,我切问你,和你叔叔见面以后,你应当把帮助过你的那个兰儿姑娘安排好才对,你不应该不管不问的把她抛下不管了......这事我一直觉得你着实不太地道。

韩德明一听这话:李大哥,你这话是咋说的,难道......你这事....他有些发蒙。

李连福看韩德明这样,心里也有些不悦:怎地,难道我说的不妥?这人如今还在保定,她人不人鬼不鬼的回来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做的不是么?

大哥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你说的是谁呀?究竟是咋回事么!

我说的就是那个......被你们装土匪拐带走的兰儿姑娘呀,你以为我说的谁呀?

 “啊!韩德明不由得大吃一惊。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